http://www.baidu.com

澳大利亚加密货币数据匹配计划追捕逃税者

澳大利亚加密货币数据匹配计划
5月1日,澳大利亚税务局副专员威尔·戴表示;澳大利亚已启动加密货币数据匹配计划,追踪未正确缴纳税款的加密货币投资者。澳大利亚税务局从澳大利亚加密货币指定服务提供商收集数字货币购买记录,并以此与澳大利亚人的纳税申报单进行匹配,试图追捕加密货币领域的逃税者。
 
面对日益发展的比特币业务,澳大利亚政府很早就表示要严肃对待比特币并且将其以某种形式纳入政府管理框架。澳大利亚税务局也表示要将其纳入税收系统,方便用户纳税申报。2016年,在一份澳大利亚政府对于金融科技态度的笼统性政治声明中。
 
澳大利亚税务部门表示:政府发现,在现行的处理数字货币的消费税法律体系中,当消费者使用数字货币去支付需要缴纳消费税的商品时,他们实际上缴纳了两次税。政府承诺,政府将竭力解决数字货币的双重税收问题。在有关立法选择上,政府将和相关行业一起致力于改革数字货币消费税的相关立法。
 
2017年7月,澳大利亚正式宣布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为法定货币, 2017年9月正式确定不再需要双重征税,这意味着商品和服务税(GST)将不再适用于购买加密货币,也不再适用于交易所。2017年9月的法规还规定,加密货币将被视为法定货币,服务税(GST)的原因,将账单提交至2017年7月1日为止。
 
澳大利亚税务部门详细列举了各类电子加密货币交易的税收处理方式,主要有以下几种情况:
· 个人使用比特币——个人使用比特币交易将不涉及任何货劳税及所得税。也就是说,如果个人用比特币购买商品或服务且仅用于个人需求而非商业目的,不会收到任何形式的税收申报表。不过,澳大利亚税务局还是为这一免税项目设置了一个限额,即1万澳元。
 
· 企业使用比特币——如果企业使用比特币购买商品与服务,必须将此次购买的商品价值折算成澳元并记录,作为企业的收入入账。其过程就像在以物易物环节中取得非现金收入一样。如果企业出售商品服务获得比特币,那么企业可能就其获得的比特币缴纳货劳税。
 
· 资本利得——税务部门提出,作为一项资产,当企业清理比特币时,也可能涉及资本利得税。当然,任何资本获利都应减去可量化的常规收入。
 
· 使用比特币支付工资——如果企业雇员与企业签有合同,并且他们选择以比特币取代澳元作为工资收入,这类支付对企业来说类似于附加福利,雇主可能为此缴纳附加福利税。
 
· 挖掘(生产)比特币——以商业为目的的挖掘(生产)比特币所取得的收入将被视为应纳税收入。在挖掘(生产)过程中,发生的任何费用都将可以扣除,产生的损失适用非商业损失条款。
 
2019年5月1日,副专员威尔·戴在税务局发布的一份声明中说: “ATO 使用第三方数据来提高税制的完整性, 识别未能正确披露其收入细节的纳税人。” ATO还将使用第三方数据, 通过预填纳税申报单来协助纳税人履行纳税义务。
 
根据澳大利亚的税法,处置加密货币后的资本收益会被征税。但是,如果资本收益或损失是在加密货币被视为“个人使用资产”的情况下进行的,则不需要缴纳税款。如果将加密货币作为正常业务操作处置,则产生的利润被视为普通收入,而不是资本收益。
 
此外,在这样的企业中,购买用作交易股票的加密货币的成本是可扣除的。属于此类别的加密货币业务包括交易所和交易公司。显然,这不是ATO第一次采取措施确保澳大利亚加密货币行业的税收合规。2018年1月,ATO宣布成立一个负责监控加密货币交易的工作组。就像在当前情景中一样,税收机构与其他监管机构合作跟踪与加密货币投资相关的资金流动。
 
据加密数据提供商CoinMarketCap统计,目前已有2000多种加密货币,华尔街银行和传统金融公司也参与其中。2014年,美国国家税务局发布了将加密货币作为资产进行分类的指南对数字货币进行规制。2018年7月,美国国税局宣布了对未报告加密货币的执法行动。
 
2018年9月份,澳大利亚发布了一项旨在规定加密货币购买者必须将加密货币作为其他资产并保留税务记录的指南,ATO还希望对加密货币交易征收交易税,以及在发行新的加密货币“首次代币发行”时征收发行税。在其他监管机构和国际机构的帮助下,ATO还希望找到无意中缴纳了错误税款的人。
 
副专员威尔·戴解释称:“加密货币和区块连技术将被ATO视为现有风险的推动因素。我们希望帮助纳税人做正确的事情,确保他们缴纳的税款是正确的。有限的数据和义务是否意味着有限的缴税保证呢?”
 
ATO认为,在加密货币投资水平和澳大利亚纳税人的收益方面,该机构所拥有的数据是“有限的”,也即,纳税人和第三方仅承担着有限的披露义务来向ATO公开这些信息,所以ATO采取行动的结果是无法保证的。目前,ATO已经收到了来自潜在的供应商的“可接受”数据样本。此外,数据匹配项目将继续进行,因此结果可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改善。
 
目前,税收机构正在与澳大利亚证券和投资委员会(ASIC)合作。它还与澳大利亚交易报告和分析中心(AUSTRAC)合作,宣布了实施加密货币交易新规则的计划。声明中写到:“数字货币交易(DCE),如果要在澳大利亚进行商业运作就必须在澳大利亚注册,满足政府的反洗钱(AML)/反恐融资(CTF)的合规和报告义务。”
 
HiveEx加密货币交易所在2018年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拥有加密货币的澳大利亚人的比例已增长到13.5%。持有加密货币的人中约有50%购买了它作为投资。今年,加密货币的税收申报可能达到历史最高水平。加密货币价格的全面下降使得交易员可以为他们的损失申请减税。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